我无力地走

不经意地拉开更衣间的玻璃门,这时,我的心脏噗通跳了一下。穿着橘黄色内衣的小望正在里面,她背对着我,正好脱下可爱剪裁的胸罩,比基尼内裤下微微翘起的玲珑浑圆臀部,渗透出青涩的性感香味;开门的声音,让小望缩起了身子,由于胸罩的钩扣已完全打开,肩带随着她的动作由肩上滑落,罩杯部份也向下掉落,小巧却坚挺的胸部被我看个正着

小望小声地叫了一声「嗳」之后呆立着。她的表情中惊讶带着羞耻,却同时令我觉得含有类似喜悦的笑意,只是,她可爱的唇中却发出尖锐的悲鸣。

「呀啊!」

「对,对不起!」

我慌慌张张的关起门,但眼前仍然灼烧着小望的半裸姿态。处于由少女变为成人女性之过渡期的肢体,展现出圆润又微妙的曲线,青春期少女特有的未成熟性感魅力,直击我的脑门,啊,当然不只有脑门而已,这是男人悲哀的本性。

「真糟糕!」

我羞愧她仰望天花闆,大难为情了,只有当场抱头鼠窜。

才和园子及澄江做过爱而已,我的股间却不知疲惫,本想冷却一下头脑,反而落得全身炙热。

我焦虑得想找个地方稍事歇息,奔走在走廊上,正发愁无处可去,通过客房附近时,正巧撞见露着一脸邪笑的康之叔父。

「唷,俊彦,听说和茉莉香大吵一架是吧?」

「和叔父没关係!」我一副厌烦的表情,冷淡地回答他。

「不会没关係的,你们两个人都需要解解闷吧?怎样?要不要陪陪我?」

平常的话,我是不愿意和叔父打交道的,但这时候的我却不如中了什幺邪。我的心中最渴望的是琴美,却一再地与身边的女性发生关係。回到家后就一直在逃避现实,就算最后这种自我嫌恶的感情会使得精神上濒临疯狂,我想也是当然的结果吧!既然没有理由拒绝,也比与茉莉香、园子、澄江、小望等人巾面来得正常,于是我点了头。

「好啊…」

「哼哼,那幺,跟我来!」

我跟在他身后。叔父走到中庭,摇晃着肥胖的身躯继续前进,然后在仓库前停下。

「你知道这座仓库真正的用途吗?」

我无言地摇摇头,仓库的用途还分真假吗?我的脑海中,横过了晋吾说的那些话。

「这座仓库是你父亲,还有你父亲的父亲…不,是从建好后就一直为家族主人所使用的,至于现在,使用人则是我。」

叔父自豪地说明,他对自己知道仓库的秘密觉得骄傲吗?还是认为自己是这个家族的新主人?

「先进去再说吧!」

比平常更加嘻皮笑脸的叔父,也不问我的意愿,就以轻快的诡异脚步走入仓库。

仓库中依然停滞着铁味的湿气,飘浮着微弱的异臭。

「真是好大的仓库哪!而且里头全是一些破烂。我也曾思考过这仓库到底具有什幺意义呢?然后就稍微调查了一下,结果不得了,发现了非常有趣的事实,你们一族的秘密…没那幺严重啦,不过,是不太能公诸于世的事…」

他说得煞有介事,看来,确实有什幺见不得人的东西。

叔父走向仓库内部,然后在一根柱子前停下,用脚尖不停着地闆,奇妙的空洞响声,回汤在广大的屋内。

「怎样?知道了吗?只有这里声音不同吧?是地下室,这儿有秘密的她下室喔!而且在我发现的时候,这上面还压着一个巨大却轻得出奇的木箱,算了,那不重要,先下去看吧!」

我才不在乎什幺家族的秘密,可是被叔父故作神秘的言词吸引,决定随他进入地下室。

打开伪装成地闆的门后,传出一股潮湿的噁心恶臭,飘在仓库中的,就是这种臭味,也就是屎尿味。叔父催促着皱起眉头的我向下走,门的下方,有一道通往黑暗中的古旧木製阶梯。

走下嘎吱作响的楼梯后,叔父说要去準备一下而消失在黑暗中。长这幺大还不知道有地下室存在的我,当然完全不晓得这片漆黑里有些什幺东西,等一下到底会发生什幺事呢?

「为你展示我的收藏品吧,灯亮时,嘉年华会就开幕了!」

黑暗中传来下流的笑声。与令人不快的回音重叠,一个不清楚的女人呻吟声也进入耳中。这恐怕就是和昨夜的声音一样,使园子心生恐惧的原形吧!

随着喀嚓金属声,强烈的光线突然让我眼前一阵晕眩。

不久,习惯了亮度之后,看到°°

一位少女躺在石造的地闆上,被捆绑住的肌肤上到处都是擦伤,上下三处穴口都被木棒插入,正无力地呻吟着。

我将脸背过,不想看这惨不忍睹的光景,却又有一位牺牲者进入眼中。

这边的少女,秘部被吊高捆缚着,臀部的穴中被插入水管,水管中似乎流进大量的水,使得少女的腹部膨涨得像孕妇一般。

「欢迎来到我的城堡,呵呵呵,我的收藏品如何?」

如晋吾所说的荒淫野兽,嘻嘻笑着朝我走来。

「你,你疯了,你是个疯子!!」

「你有何根据这幺说呢?正常的定义在哪里?你能够明确断言自己是正常的吗?」

「至,至少,我不会做出这种事!」

「那又如何?在你的体内,骯髒的慾望正在捲起漩涡,可是你冷静想想,那真的骯髒吗?你心中的判断基準,不过是理性道德这些因循苟且又不知所以然的定义罢了,你敢说你不是放弃了自己的思考权益而自甘束缚吗?」

叔父从容不迫的言词,甚至让我连想到对琴美的感情,以及他与叔母的事。我动摇了,不由得向后退。

「俊彦,你也是这个世界的人,你充分具备我们的资格与素质,就和你的双亲、族人一样,想像一下你的父母在这里做了些什幺吧,你父亲甚至和静子……」

「骗人的!这太不像话了!!你说得好像把我摸得一清二楚一样!」

「我清楚得很,你害怕面对自己真正的面貌,所以才逃离家里对吧?你畏惧潜伏在心中的本性,才离家出走,我没说错吧?」

「不是的!不是的!」

「不会错的,但我并不是在责怪你,你能发现自己真正的一面就是件好事,那意味着你精神的解放,打开了崭新人生的大门,没错,我曾经也是如此…」

叔父开始说自己以前的故事,那是将近四十年前的事了。

神户的神田家隔壁是户穷人家,但有一位容貌可爱的小女孩,她总是称呼叔父为「邻居哥哥」,与他相当亲近,当时还是少年的叔父也很喜欢她,并且侵犯了她,据说他用蛮力夺走了女孩的处女,将成人的悦乐充沛地注入她纤弱未成熟的肉体。

「那女孩的毛髮还没长齐呢,就翻白眼达到高潮了!」

自傲地抽着鼻子的叔父,令我感到愕然,他继续说下去。

「可是,女孩随后就自杀了,那时,我才发现了一件事,原来自己是能够左右他人生死的人啊!当然,每次都走上绝路就不有趣了,后来,我以金钱来达成慾望,目前为止,我买过数十个女人当成我的玩具,你看到的女人们,说穿了也不过只为了钱才自甘当我的玩具,这就是所谓的GIVE AND TAKE吧!」

他疯了,这男人绝对是个狂人!!而且,这里的女人,竟然单单为了钱就愿意忍受凌虐!?体内的血液不禁逆流。

「这些我已经玩腻了,差不多该去找新的玩具来了,所以我想这次找你一起来为这世界建立新秩序,你觉得怎样,要协助我吗?」

「少开玩笑!别把我当成和你一样!!我当然拒绝!!」

我气得破口大骂之后,头也不回地爬上阶梯,想尽快回归正常的世界。

「哇哈哈哈!俊彦,我等你回心转意,随时欢迎!你是这个世界的人!」

叔父和女人的声音化为恶魔的枭叫,由背后追来。

我跑出仓库,用力地喘气,额头和全身都冒出冷汗,后脑部一阵阵刺痛。调整着纷乱的呼吸,我几乎跪倒在地上。

太阳早已西下,夜空中高挂着满月,我的耳畔依然回汤着少女们的悲嚎,简直是场恶梦。不,不是,这是现实,我现在听见的声音,并非仓库地下的声音,是从哪儿传来的?

我竖起耳朵,发现出处是仓库的后面,那里有什幺?

为了确认声音的来源,我小心翼翼地绕到仓库的背面。

这时进入眼的,是我最不愿看见的光景──

少年蹲在背抵着大树干的少女跟前,拉起连身裙,捲下木棉质的内裤,他的指尖,玩弄着少女的下腹部。

「哥,哥哥,不要!哥哥,住手!」

「哼!小望的小穴已经这幺湿了呀?女人啊,一被猥亵兴奋后,小穴就会湿湿的!」

「那不是事实,不对,小望,一点也没有兴奋…」

「那为什幺会湿答答的?难道是偷尿尿了?」

缠绕黏液的手指上,细细的银丝在月光照耀下闪闪发光。

小望与晋吾,这对神田家的兄妹,落入了园子所指的状况。躲在树荫后的我,流着口水注视事情的变化。

「不,没有,才没有偷尿尿,哥,不要了啦…」

遭受言语和指尖同时污辱的小望,流着泪哭诉。

「呵呵呵,对啊,不是尿尿,因为你常一边看着俊彦的照片一边自慰,也就是和俊彦做猥亵的行为吧?你想像着被俊彦猥亵,小穴就湿湿的是吗?」

「不要不要,不要说那种事了!」

「为什幺我就不行,俊彦就可以?如果是俊彦的话你会让他做吧?自己摇着屁股说请和我做吧!」

他在…说些什幺?

「不会,小望不会说的…」

「废话!当然不会让你说!小望是我一个人的,不会给任何人!你是我的!」

「呜呜呜,啊啊,哥哥!」

小望抚垢的下腹部,承受疯狂亢奋的晋吾执拗的玩弄,眼眶中流下绝望的泪水。一会儿,晋吾开始用手覆盖抚弄,小望的抵抗也逐渐转为喘息。

兄妹不伦之恋,想到这种凄惨的光景不知何时会降临到我身上,我就无法再看下去。但我也没有立场跑到两人间强製他们分开,我的理性发出哀嚎,除了逃跑之外别无他法。

我踉踉跄跄的跑到中庭,无力地跪下。

疯了,这个家的人,每个……

用金钱玩弄女人以得到愉悦的叔父,沉溺禁忌情慾的兄妹……

可是,这只是神田家吧?或者高木原家也同为一丘之貉?我的脑里迴响起叔父的声音。

我的族人,我的双亲,我的父亲和静子叔母,令人作呕的高木原一族之血?

我…我本身又如何?

我跌跌撞撞的站起身,向屋内走去,不,我开始狂奔。

我直奔自己旧时的房间,这场恶梦的开始之处,反过来说或许是我唯一能够栖息的地方。小时候的记忆,恶梦之前的记忆,一定能抚慰我的心灵。

跑过更衣间前时,里头的灯亮着,而且没有洗澡声或水声。取而代之传出的,是不清楚的可疑女声,以及静子高压式的怒骂言词,我停下脚步,竖起耳朵凝听。

「怎幺样?差不多该老实说了吧?」

怎幺?

「唔唔…嗯…呜呜…」

刚才的声音?难道…茉莉香?我悄悄走上前确认状况。

更衣间摆放着两件衣服,一件是静子的,另一件则是茉莉香所穿的浴衣。

「哼!真顽强嘛,看你还能逞强到几时?」

「呜…嗯嗯…呀啊…」

静子到底,在做什幺?虽然不太敢偷看有女性在内的浴室,但还是忍不住偷偷开了浴室的门。

冒着白烟的浴室中有两具裸体迎面相对,是茉莉香和叔母。

「哼哼,看你能忍耐多久?看我的!」

「呜嗯嗯…唔唔呜,呜哇哇哇∼唔啊!」

「快说吧!到这里来有何目的!?对俊彦投怀送抱,到底为了什幺!?」

叔母居高临下的看着瘫软在地上的茉莉香,露出虐待狂的笑容质问她。茉莉香咬紧牙关忍耐着,双手被皮製的手环绑在身后,敏感的部位受到粗暴的玩弄,泪如泉涌地痛苦呻吟,身体每一扭转,美丽的胸部就随之抖动。

目击这不堪入目的情景,后脑彷彿受到痛殴般的冲击,同时,我愤怒得七窍生烟。

在这疯狂的家中,能保护茉莉香的只有我一人!我有责任守护她,谁都不能污辱她!

我猛然跳进浴室中。

「静子!你在做什幺!?」

「唉哟,白马王子登场了!」

叔母只微微对我一瞥,立刻又回头凌虐茉莉香,简直不把我放在眼里。

「放开茉莉香!她和家里的人不同,没有任何企图!」

「喔?是吗?这女孩被我揉弄一下小穴,就垂流出一大滩下流的汁液,上面的嘴满硬的,下面的嘴倒很不像话,当然,这种事你比我更清楚吧?」

「叔母!」

叔母突然狠狠瞪了我一眼。

「「叔母」?不準这幺称呼我!」

「随便你,快放开茉莉香!」

「你好像不大清楚自己的立场嘛?说话给我小心点!要是态度让我不满意,当心这女孩的小穴会被我玩破唷!」

「唔唔!呀,哇啊啊啊!」

叔母握拳压进茉莉香的秘缝中,作势将拳头柠进,几乎硬要将手腕钻入。

我别无选择,只得默认叔母所说的话。

「我知道了,你要我怎幺做?」

「喔…呵呵呵呵!这就对了,一开始就乖一点不是很好吗?先把衣服脱了吧!」

「为,为什幺?」

「少啰嗦,照我说的去做!!」

无奈何只有开始脱衣,丢脸的是,我的股间已经发热,生龙活虎地抬起头来,其模样似乎从底裤外就一目了然。叔母很快地全裸着向我靠过来,等我一丝不挂后,就目不转楮凝视着直立的男根。

「你的小弟弟也很不检点嘛!可是,太棒了,和斧人哥哥好像,来吧,快躺下,当然要仰卧,唔…呵呵呵……」

妖媚笑的叔母,不停以舌舔唇,趴在我的下腹部上,用双手疼爱似地握住仰天高翘的男根。

「静,静子叔母?要做什幺?」

「告诉过你叫我静子,哇,呵呵,真是雄伟,还在跳动,唔啊,这触感…和斧人哥一模一样!」

冒着慾火注视肉棒的叔母,用舌头舔了舔钢棒前端后,一口气整根含入口中。

「不要,停止!我们是外甥和叔母的关係哪!」

「要告诉你多少遍,不要叫我叔母!我们之间根本没有血缘关係!!斧人哥哥也一样!」

叔母说完后轻咬了一下,尖锐的痛感刺遍我的全身。

「唔嘎!!哇啊啊啊∼…」

哀嚎的我,立刻得到叔母浓厚的舌戏,淫媚缠绕的舌头,以唾液湿濡得又热又润滑。我被迫交互品嚐着痛苦与快感、紧张与弛缓、以及恐怖与悦乐的滋味,毫无办法抵抗。

但是,我和父亲都与静子没有血缘关係?也就是说,我们之间不是外甥与叔母的关係?

也许是习惯口交的滋味了吧,她的舌技让我无比的舒畅,叔母与外甥,当这种禁忌的情事一解脱血亲的枷锁,我的思考同时也停止了活动,叔母的舌,在我体内最深处刻进了淫猥的磁味。

「嗯唔,唔咕,啊哈,哥…斧人哥…唔嗯…」

她将我的男根,当成是父亲的,自己哥哥的男根,激动不已。父亲和叔母间,到底有什幺不可告人的关係?

「已,已经这幺…啊啊,透明汁液漏出来了,嗯啊,我的小穴也热热的,变得湿答答的!」

丽的叔母,淫乱地摇摆柳腰,热中着口交的行为,好美!我被这淫妇迷惑了吗?还是被浴室的蒸气弄昏头了呢?配合着吹吸的节拍,口腔的内压也急速升高。

「忍不住了吗?啊啊,给我,让我喝下大量又热又浓的黏液!」

「咕哇,咕啊啊啊啊∼!!」

被她的嘴吸吮着,火山剧烈地爆发。

「嗯噗!嗯咕咕…嗯咕,咕嘟,唔嗯…」

激烈的喷出结束,偶尔如发作般垂流下剩余的浓汁,但叔母仍不肯将嘴离开,最后的一滴都被她吸取殆尽,按着把附在钢棒上的黏液仔细地舔乾净。

「呼,真是美味,而且,还这幺有精神…」

恐怕她是有意图的令我再度奋起。儘管刚刚大量射精完,股间的男根依然火热发烫,迅速化为一根赤黑的灼烧棍棒。

叔母跨坐上来,自己深深沉下腰,勃起的肉棒,轻易地被吞进细腻的肉壶之中。我不只不加抗拒,反而陶醉在微妙的感触之中。

「嗯,啊啊!哥,哥哥,嗯咕,唔,插进来了,啊!好粗,好大!啊啊!哥哥的肉棒又粗又长,太舒服了!」

我完全被她的气势所支配,能做的只有享受和扭动身体。

「啊啊!啊啊!在静子的肉穴中,摩擦着!啊啊!好热!好烫!啊,啊啊!好棒!」

她的腰每一下沉,深深套入肉竿,体内最深处就撞上钢棒前端。

「最里面…唔哇!进到最里头了!呀,噫呀!忍不住了,停不下来了!哥哥,静子要燃烧了!」

腰部的套动更加激烈,肉壁的紧贴,柔唇的伸缩压迫,也一口气到达最顶点,背部如触电般的快感,让我忍不住左右翻滚。

「啊啊!啊啊!静子的肉穴舒服吗?觉得舒服吗?」

「唔唔,静,静子!我…已经…忍不住了!」

「啊啊!这就对了!叫我静子!再叫我的名字!要了!被哥哥叫名字,静子就要了!!」

她完全将我和父亲混淆为一,他们之间发生过什幺,我已经无法思考,现在,我想在静子体内吐出高腾的只慾火。

「啊!啊啊!好,好舒服!了,要了!了∼!」

攀上极点前的静子,疯狂地摇晃臀部,深入套动加上回转,使我的股间痛得像要裂开。可是这又是另一种快感,我的意识,已被她操纵在掌心。

「咕喔!射,射出来了∼!」

「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∼∼!!」

喷出的火烫浓浆射进体内深处,叔母攀升到绝顶高潮,跃动的秘唇,一滴不剩地绞入所有的精液。

为官能的放纵所附身的我,一次或两次的射精无法令我满足,所以我们依然结合着,再度贪婪享受着性爱的美妙。

事后回想起来,充满浴室的白烟,也许不只是单纯的水气,而是具有幻觉作用的兴奋剂产生的烟雾。我一而再、再而三疯狂地沉溺于叔母成熟的肉体,每次都放出的大量浓液足以佐证。叔母承受我的浓液,挺直了背脊忘我地大声呻吟,无止尽的肉体行为催化了淫秽的慾望,我陷入了背德的恍惚之中。


第六章 狂气与憎恶


当我们被解放之时,已经是深夜了。

我和茉莉香跌跌撞撞地回到客房,两人都精疲力竭。

「茉莉香,你没事吧?」

「你呢?」表情木然的茉莉香,终于开口说话。

「我不知要怎样向你道歉才好,带你到这种地方来,是我的不对,这个家被诅咒了,住在这里的人都疯了,所以那时我才逃跑!茉莉香,对不起,我真的很抱歉!」

我虽不晓得血缘关係的真相,但与叔母发生近亲相奸的禁忌体验,令我无法不憎恶自己。我开始不相信自己是正常的,再这样下去,我会变得和晋吾一样的侵犯自己的妹妹。

果然我还是不该回来。没回来的话,就不会遭遇这种事,茉莉香一定也有同感。

「这个家被诅咒了,住在这儿的人都疯了,这就是我离家的原因…」

我凝视茉莉香的脸。

「茉莉香,我们逃吧,一起逃吧,你不是说过要我负责任吗?」

「嗳?那是…」

「我会负责的,让你遭受这幺残酷的对待是我的责任,所以我们逃吧,两个人一起到东京生活!」

我几乎像在求她。为了逃离这人间炼狱,重新找回自我,我需要有人支援。我一点都不坚强,如果没有茉莉香的存在,我想我会堕入无底深渊。

而且,我现在并非处于能够光明正大走出这个家的状态,反倒适合缩首畏尾地趁夜逃跑,到了明天,又会有各种阻挠考验我,要跑只有趁今夜。

「俊彦,我…」

「你不会拒绝吧?不会说想拒绝吧?不,我不会让你说的!你是我的未婚妻,如假包换的未婚妻,我不会让给别人的!谁都不能污洩你的身体!」

我紧抱住茉莉香。

「茉莉香,我爱你,我们结婚吧!」

「俊彦…」茉莉香在我的怀中露出睏扰的表情。

「我,我不是你所想像的女人…」

我无言以对,可是,她是何种女人并不是问题,只要她爱我,也接受我的爱,其他我都不在乎,虽然是我一厢情愿。

茉莉香在我臂弯中颤抖,许久后才小声地对我说。

「可是,我也爱你…」

我再次紧紧拥抱她,我们已非伪装的婚约者,而是真正的未婚夫妻!

「茉莉香,去準备吧,今晚我们两人就逃…」

互拥了一会儿后,我们开始迅速收拾。

我们伺机而动,悄悄离开客房。

穿过寂静无声的走廊,平安无事的快抵达玄关时,茉莉香突然了口口水。我们的前方,伫立着一条人影。

「谁?」

从暗处出现的,是澄江。

「澄江姐,可以请你让开吗?我们要从这儿出去!」

「两位一道吗?」

「是的,茉莉香和我,两人要回东京生活!」

我的一句话,让澄江的眼神矇上阴霾。

「伴随您的,应该是琴美小姐不是吗?你又要再次捨琴美小姐于不顾了吗?您真的狠心吗?」

她的话如同刺进我喉中的利刃,怎幺办?我睏扰着。

就算向茉莉香求婚,我依然无法捨弃琴美,只要有茉莉香在,我就不会对琴美动歪脑筋吧?而且两人一起照顾琴美也比较好。

茉莉香一定会理解的,因为她在我们初次遇见时,就已了解我内心的苦闷。

「我也要带琴美走,琴美是我最重要的妹妹,不能把她留在这种家中,茉莉香,可以吧?」

她没有回答,只是轻轻点头。

「我去带琴美来,抱歉,你先到门外等我!」

「俊彦…」

茉莉香不安地望着我,我对她竖起拇指,为她加油打气。

「放心吧,我随后就到,赶快到门外吧!」

我跑进中庭,飞奔于距离别馆最近的路程。

「琴美,等我!」

我现在正跑向琴美身边,为了夺回琴美而跑,对我来说,这是非常兴奋的事。

一到达别馆,我就呼喊琴美。

「琴美,琴美,睡了吗?」

没有回答。

「琴美!琴美!」

即使放大声量,还是没有回应,睡得太熟了吗?我走进别馆中。

别馆中的灯光熄灭了,陷没于黑暗之中。琴美的房间也一片漆黑,窗外射进的月光隐约照亮的室内,不见琴美的蹤影。

「琴美?你到哪去了?琴美!你不在吗?琴美!?」

仍然没回答。

「到哪里去了?」

我触巾琴美的棉被,仍保有一丝余温,刚刚应该还在这儿睡觉,那幺现在她?脑里突然横过康之叔父狰狞的笑脸。

「难道…是叔父?」

我无论如何不愿想像叔父对琴美下了手,但无法排除这种可能性,特别是听过晋吾所说的话之后。

「去仓库调查看看!」

强压心中涌起的不安,我急忙跑向仓库。

低垂的夜幕中,仓库寂寥地孤立着。

「琴美,在这里吗?」

早已听不见小望的声音了,那两人,最后如何了呢?只能祈求他们不要走向最坏的下场,现在我没时间担心小望的事了。

我走近仓库的门想打开时,旁边的树丛中.突然出现了茉莉香。

「茉莉香!?怎幺了?不是叫你先出去吗?」

「我…担心你…」

不知她担心我什幺,总之现在再让她一个人走到屋外也很危险,万一被叔母发现,不但会招緻不必要的误解,可能还会受到严苛的对待。

「真拿你没办法,对了,琴美不在别馆,我想说不定会在这里,你知道她在哪儿吗?」

我刻意不提叔父的事,装着不经意提起的样子,她苦恼地皱起眉头。

「没关係,我进去找找看就知道!」

我不想再让茉莉香睏扰了,转头仔细地凝视着仓库。

「我,我和你一起去!」

我用力点头,再好也不过了,因为今后我们要共同生活。

「好,走吧!」

仓库中依旧是个无人的垃圾场。

「没人在。」

「可恶!琴美到哪儿去了!?琴美!琴美!!」

我大吼大叫,以发纾找不到琴美的焦躁感。

黑暗的仓库中,虚无地回汤着我的叫声,这时──

「你听到什幺了吗?」

「嗳?呃,我不知道…」

茉莉香歪着头,可是,我的耳中确实传进了琴美的声音。眼前没有人,但我肯定并非幻听,那幺,是从哪里来的?

会传出人声的地方只有一处,就是那里!

「在地闆下,一定是地下室!」

我望了茉莉香一眼,她的眼神极其悲哀。

琴美的声音确实是从地闆下传来的。我趴在地上,半狂乱地拚命寻找入口,白天时我明明记得一清二楚。

终于,我发现了一处不自然的中空木闆。

「有了!就是这里!这就是地下室的入口!」

我轻易地揭开木闆,她下室的入口立刻出现。我立即跳进大张着口的秘密洞穴,走下短阶梯后,来到石造的密闭空间。这里是高木原家疯狂淫乱一面的象徵。内部相当深的地下室,到处都挂着昏黄的电灯泡,呈现出光明与黑暗混淆的异世界。

琴美的声音依然听得见,我朝着声音的方向呼唤她。

「琴美?你在哪里?你在吧?」

突然,强烈的光线袭击我,我受到强光正面直接照射,眼前一片晕眩。

不久,眼晴习惯了光亮后,一个凄惨地坐在三角木马上的少女模样,映入我的眼中。

「这,这是!?」

身穿敞开的浴衣,面无表情的少女被捆绑住,嘴中咬着垂到脸上的长髮,那是琴美!

混蛋!!太可恶了!为什幺会这样!?我懊悔地泪流满面。

「琴美!」

她也不回答,只用着湿润的眼望着我。